男性結紮手術心得經驗報告分享

基本上呢,我在結紮手術前幾乎沒有查過太多相關的資料,只是憑著夫妻倆的決定,加上醫師的推薦,就直接去掛號預約了,真的是出奇地勇敢啊!

醫師聽到我要去做結紮手術,一直說我是好老公之類的,可是想到妻在生芝麻跟豆豆前中後的痛苦表情,去動這個「小結紮手術」似乎是我應該盡的本份不是嗎?總之,在醫師想東想西,順帶告訴我他親戚去某醫院的悲慘遭遇(我還以為是領隊,結果不是)後,推薦了醫師給我。「他說他做這手術『很有心得』喔!不過你做完結紮手術還是跟我說一下感想,怕有別人再問我,哈哈!」

於是我就去網路掛號,然後去看診。過程挺順利的,也大概釐清了一些觀念,不過大多都是之前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。醫師看來是個好人,對於問題回答的也還挺詳細的,不曉得跟去看泌尿科的人不多有沒有關係就是。總之呢,就約了個時間,早上十一點要去報到,十一點半動手術;順手給了我一疊自費同意書、手術同意書、麻醉同意書等等的文件,要我簽好之後,當天直接去三樓手術室報到就好。

終於到了命運的早晨,前一天才蹲完九局的痠痛還未曾解除,一早卻因為老在想著「快要上手術臺任人擺弄xx」的畫面而無法入眠。那就起床吧,剛好看看王葛格神勇的表現…沒想到八點多醫院就來電,說醫生今天早點有空,問我要不要提早九點多就到?想了想,我還要進公司弄點東西(其實是想拖時間嗎…),跟他說我十點到就好。當然,雖然我在公司摸東摸西,該出門還是得出門,最後是十點十五分到醫院的…

直接坐著電梯上了三樓,左轉右轉之後,到報到處遞了幾份同意書。啊,日期忘了寫,只好在窗口一個個補上。然後呢,坐在那一排排的座位中間,看著電視上不曉得在演什麼的公視,心裡七上八下地等著叫我去開刀啊啊~一個人在那邊等著挨刀果然不是什麼有趣的事,唉唉。

等了快一小時後,終於輪到我。「先生~先去上個廁所,然後旁邊(指著左邊的恢復室)進來換衣服!」嗯,很好,我緊張得想尿尿好久了,又怕錯過被叫到名字,趕緊去解放一下。恢復室的門內地板上,貼了一塊大大的藍色膠布(?),似乎是要黏掉進出人員鞋底的髒圬?總之假裝輕鬆地在那上面踏了幾下,有位護士指著一間更衣室,要我換上手術服,然後等候通知。我是不曉得別人怎樣,只是一直一個人在等東等西的,又不是等著上花轎,是手術臺耶,怎麼可能越等越不緊張?

管它,進了更衣室後,一邊脫個精光,一邊反穿上手術衣、戴上像浴帽的帽子,準備走出來接受命運的審判!啊啊好恐怖啊啊!

然後就有位男生,帶著我繞了好幾個彎,經過許多扇門(都是用腳踢一下一個凹下去的洞,門就自己打開)之後,進到一間終於空出來的手術房,上次門診的手術醫師就坐在裡面,看到便跟他點個頭問聲好。手術室裡那張我要躺上去的床不寬,甚至可以說蠻窄的,而且有點高,我爬上去躺好後,有人幫我蓋剛從像是保溫箱拿出來的被子,有人拉著一根可以彎曲的軟棍,從右邊在我前面彎成半圓後,固定在我的左側。還在訥悶這棍子是幹嘛用的,難道是要我痛的時候去握它?這時下半身一涼,剛蓋好的暖被被掀起,反蓋到我臉前,原來局部麻醉是用這個遮住我的視線啊…

然後呢,開始同時有許多事在進行著。有人把我的手術衣也拉高,下半身當然是完全赤裸的(雖然裡面有男有女好幾位,但是我猜他們看習慣了,應該挺正常的?),有女護士幫我右腳上貼了片涼涼的東西(後來聽說是導電片?),有男護士幫我剃蛋蛋上的毛,然後應該是陳醫師吧,拿著一些毛巾類的東西,一片一片蓋住我的腳、我的下腹,大概是只留標的物在外面就好了吧?

突然覺得自己很…局外人,眼鏡也被收走,只好沒話找話說:「呃,醫生,現在很緊張是正常的嗎?」「對呀!」這下可好,又沒話講了…在這同時,毛好像剃完了,應該是那位男護士或是學生(後來想想,可能是實習醫生?),用透氣膠帶或類似的東西,把底迪往上貼了起來,露出陰囊。然後在它的四周,有人先用酒精之類的液體消毒,冰冰涼涼是還挺舒服的,再抹上了一些應該是優碘還啥的東西。

「先生,現在要幫你打麻醉針,會有一點點痛(媽呀),請你忍耐一下,不要跳起來喔!」呵呵,好啦,不跳不跳…嗚!麻醉針怎麼打都是會痛的,只是它痛的地方平常沒事不會有準備會痛到… 哇啊啊~

「會痛要說喔!」當然,只要有一點感覺我都會哇哇叫,放心好了。接著醫生似乎開始在教學一樣,站在我的左側,用右手(吧?)壓著下腹與大腿的交接處,試著找出我的輸精管?我想。隱約聽到他在跟年輕人說什麼「就這樣…找到…用姆指壓住…等下…」很想請他說大聲點,我還要努力聽他講話好像有點辛苦?不過聽太清楚好像又很恐怖?算了算了。

就在他姆指(或啥)壓著我的輸精管(其實是壓著我的肥肉)時,好像要弄開個洞了。這些步驟是我這兩天去查資料時,回想起當時聽到的聲音與部份對話去回推的,要是有錯敬請指教!

總之他就站在我的左側,要求著旁邊的人幫他遞過某些器具,然後試著勾出我的輸精管。在這過程中還蠻順暢的,過一陣子後,開始有點小小的拉扯感,我想應該是輸精管被找到並拉出來了吧?怕痛的我趕緊輕呼「呃,有點緊緊的…」醫生回我「對,忍耐一下喔!」就繼續做他的事。還好沒有很痛,繼續聽下去,就比較那個一點。我不確定他那時要了些什麼,除了一些英文外,只有一個東西我有聽懂:剪刀。現在想起來,應該是在勾出輸精管後,用個什麼東西固定住,然後剪刀剪下一截之後,再把兩邊縫好(這時除了聽到類似拉線的聲音,還會有點拉扯感),再用另一個我聽得懂的東西:「電燒」。我想應該就是這兩個字吧,因為接下來我就聽到像是油滴到炭火裡的聲音:「滋~」「滋~」好像是兩端各燒個兩三次?然後好像就差不多搞定了我的右邊。我心裡大概也覺得可能搞定一半了,全身終於放鬆下來,沒有再把四肢的肌肉繃得很緊…

醫生接下來跟年輕人說:「好了,換邊!」我還在想什麼意思的時候,他跟我解釋著:「現在右邊已經做好了,等於完成了一半,現在要做你的左邊。」喔喔,對呀,一邊一條…好吧。可是剛剛你有先固定住我右邊的輸精管再開洞,左邊的是要再找嗎?才剛這樣想著,陳醫師走到我的右側站好後,開始在我左邊摸摸壓壓,果然在找啊啊。

只是左邊不舒服的感覺多了很多。先是在要勾出來的過程中,他嘗試得比較久,這也讓我全身又緊繃了起來。「呃,醫生,左邊會有點痛耶…」「喔好,再幫你打一針。」哇勒,還沒怎樣就又要挨一針多痛一下…算了,不要等下痛死就好,這點針痛還可以接受。「噢噢!會痛耶!」還在想著我幹嘛全身要用力?一點意義都沒有的時候,左邊陰囊裡傳來了比較疼痛的拉扯感,從陰囊一路拉到了下腹內部…

「嗯,好,你要忍耐一下喔…」嗚嗚,好痛啊啊,你拉到…「呃,可是緊緊的會痛…」「對,忍耐一下喔…」不會吧,難道是還沒找到輸精管?那我再吵你反而是自己倒楣…只好自己在那悶著唉。「嗚…」搞不清楚過了多久,好像終於找到也拉出來了?總之跟右邊順利的狀況不一樣,左邊到有剪刀之類的聲音時,都還有覺得那種怪異的拉扯感…而且頗為疼痛,約略像是那種…被踢到蛋蛋可是沒有一開始的劇痛卻有餘韻十足的悶痛感的感覺…

大概還是在剪斷、縫好、電燒的這個步驟間,我右邊屁股上突然覺得有股冷流…應該不是血吧,血是熱的,難道是一堆的酒精還是優碘?管它…可是我左邊好痛啊啊…

只顧著我左側腹的隱約疼痛感,結紮手術就在這時完成了。好像有縫合,但是縫合在裡面?醫生有簡單解釋一下不用拆線、不用回診、今天不要沾水、明天才可以淋浴、接下來十五次性行為要避孕、一週不要激烈運動等等的事,手術算是成功吧?這時我撐著坐了起來,腹部感覺好像好多了,坐了幾秒覺得自己沒啥問題,便自己下了手術床。謝過醫師後,年輕人跟一位護士,帶我又左彎右繞走回更衣室那兒。

我進了廁所,關上門,想要擦拭一下屁股上剛剛涼涼的痕跡,卻發現其實有一整圈都是碘的顏色?弄了張厚衛生紙沾了點水,又怕弄到傷口,算了。回到更衣室把衣服換好,我坐在恢復室(就是剛進來那兒)等著人來帶我去某處,心中想著「啊你都把我手術做好了,要是我不付錢就跑路怎麼辦?」

然後呢,就有位看了一早上進進出出的另一個態度不算太好的年輕人,過來要我去外面坐一下,他把另一個剛手術完的病人推到樓上去再回來帶我。於是我又看了一陣子的公視,才看到他在電梯旁招著手要我過去。走沒兩步,看到他擋著要下樓的電梯門,叫我一起進去;哇勒,雖然只有十公尺吧,可是依正常速度走了幾步的我,就發現左邊剛剛拉到的地方,開始呼喚著我…

接下來其實意識不是那麼清楚,只想撐著把事做完,那種說不上是痛的不適感,只讓我滿腦子想著一件事:「我好像應該請生理假…」總之呢,這人就盯著我,要我趕緊領錢,把錢繳掉去領藥;平常也就算了,現在很不舒服的我,就覺得這人在旁邊催的感覺很差很差,不曉得這流程是怎麼設計的?然後一在櫃臺繳完錢,還想問點什麼事時,他已經消失無蹤了…這樣蠻鳥的吧 orz

最後付了快七千塊,忍著蛋蛋被踢之後的那種悶痛,等著領完藥之後,我就決定下午要回家休息了。在公司吃著沒有飯的便當(沒力氣買了),趕緊收拾了一下,沒有交待什麼事,就請妻陪著我去停車場,我自己開車回家睡了一整個下午…

總之,這就是這天結紮手術的整個過程與經驗。現在是結紮手術五十小時之後,下腹還是會有不適感… :’(

但是比起女性朋友們的經痛或生產的痛,又算得了什麼?連男生簡單的小結紮手術都這麼麻煩的話,要女性結紮不就更複雜更有風險?如果你或妳還在猶豫,相信我,以我這麼怕痛怕死都認命做結紮手術後活得好好的例子來講,我想,男生是該站出來說「閹了我吧!讓我來吧!」的時候了!

站起來,男性們!
男性結紮經驗分享 | 評論(0) | 引用(0) | 閱讀(1304)